前言

别做“险盲”

假设有两个人玩公平的抛硬币赌输赢的游戏,规则是:

  • 赌注大小恒定
  • 直至一方输光游戏才能结束

请问,最终决定输赢的是什么(单选)?

A.手气 B.谁先抛硬币 C.抛硬币次数 D.总游戏时长 E.以上皆是 F.以上皆不是

“险盲”是我借用“文盲”这个词的结构杜撰出来的一个词汇,是指那些不了解风险,不知道如何回避风险,更不懂如何控制风险的人。文盲的一生其实很吃亏,险盲的一生更是如此。文盲可以通过(自我)教育得到解放,险盲也一样。

风险教育应该是理财教育,甚至应该是整个教育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也不知道为什么它竟然一直被忽略,顶多在学校里搞个防火模拟演习。火灾其实只是风险的一种,有一个术语是“不可抗力造成的系统风险”。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不断自我教育的原因。仅靠别人教永远是不够的,要靠自己学才行。至于“活到老,学到老”,其实只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

如果你在做上面的选择题的时候多少犹豫了一下,或者选择的答案竟然不是“F”,那你还真的多少就是一个险盲。不过,一篇文章的光景,就基本上可以“扫盲”了 —— 这本身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首先,要平静地接受第一个事实:风险是一种客观存在。

风险就在那里,不离不弃,并不会因为你怕或者不怕它就有所变动。甚至,从广义上来看,即便你什么都不做,还是时时刻刻有风险的陪伴。

为什么风险几乎永远存在呢?因为第二个事实。

第二,一旦未知存在,就有风险存在。

为了了解风险、研究风险、回避风险,甚至控制风险,人们鼓捣出一个数学的分支 —— 概率统计。这几乎是所有人都应该认真学习的学科,只可惜,好像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应付一下考试就把如此重要的知识“还给老师”了。

在学过一点概率的人之中,有一个普遍的误解就是认为“风险的概率决定风险的大小”,可实际上,衡量风险的首要因素并不是风险的概率 —— 这就是我们要提到的第三个事实,也几乎是摆脱险盲的最重要的事实。

第三,衡量风险大小的决定性因素是赌注的大小。

关于之前的那道选择题,最终决定输赢的是谁的赌本更多。

由于赌注是大小恒定的,又由于抛硬币是概率为¹⁄₂的游戏,所以,如果双方赌本一样多,那么最终双方输赢的概率就都是¹⁄₂。可是,如果一方的赌本更多,那么他最终获胜的概率就会更大。由于玩的是概率为¹⁄₂的游戏,所以,如果其中一方的赌本是另外一方的2倍以上,那么前者几乎必胜。也就是说,在这个游戏里,赌本相对越多,输的概率越趋近于零。

如果你参与这个游戏,一上来发现那个“恒定大小的赌注”比你的总赌本还多,那么你就不应该参与。如果你的赌本只够下 1 注,虽然赢的概率依然是¹⁄₂,但从长期来看,你没有任何胜算。

很多人看起来一辈子倒霉,可实际上,那所谓的“倒霉”是有来历的。他们对风险的认识是错误的。他们倒霉的原因只有一个:

动不动就把自己的全部赌进去。

赌注太大,则意味着结果无法承受。为什么赌本少的人更倾向于下大赌注呢?据说是越差的人梦想越大。高速公路上开得很快还不愿意系安全带的 —— 险盲,因为这些人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的性命当成了赌注。经常做铤而走险之事的人 —— 险盲。股市里怕自己赚得少,拿出全部身家(甚至借钱,更甚至借钱做杠杆)的人 —— 险盲。

上面的讨论其实涉及第四个重要的事实。

第四,抗风险能力的高低本质上就是总赌本的大小,尤其是在面临同样概率的风险的时候。

反过来看,赌注恒定,赌本却相对无限大的时候,即便遇到 99.99% 的风险概率,玩家其实也全然无所谓,因为赌注相对太小,输了就输了吧。

还有一个现象需要注意:赌注相对大的时候,智力会急剧下降。为什么高考的时候总有一些人考砸?就是因为赌注(未来一辈子)太大,以致压力太大,进而无法正常发挥。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国际台球大赛上。那些天天刻苦训练的选手,每一个在训练的时候都能经常打出“满贯”,但在整个赛季都没有几个选手能在赛场上做到。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赌注太大了。平时训练的时候没什么赌注,也就没什么压力。这也可以反过来解释一个常见的现象:历史上所有成功的庞氏骗局都有一个普遍的重要特征,那就是“加入费用惊人地高”,因为只有这样,进来的人才能普遍不冷静。

所以,人真的不能穷,不能没有积蓄,否则真的会在某一瞬间突然变傻。另外,永远不要“All In”。这在很多时候并不是空话,真的需要放在心上。

第五,冒险没问题,但尽量不要被抽水。

“抽水”是赌场里的术语,是指赢家要支付盈利中的一定比例给庄家。不要以为赌场太阴险,实际上,开赌场、保证公平就是需要开销的,所以,玩家支付抽水是合理的。也不要以为股票交易所太贪婪,它们收手续费也是合理的,这就是无所不在、不可消灭的“成本”。

公平是有成本的。有抽水机制的赌局本质是倾斜的。因为即便是抛硬币的游戏,加上抽水机制之后,长期来看所有的玩家也都会输光,所有的赌注最终都会转化成抽水者的利润 —— 就好像一个正弦函数被改造成阻尼正弦函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