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其实,有一把解决所有麻烦的万能钥匙……

绝大多数情况下,遇到麻烦的时候,其实一个字儿就够了:

虽然有时候会有天灾,但大多数人遇到的大多数的麻烦,其实都有自己的责任 —— 在这一点上,绝大多数人做不到 “自己搞出来的麻烦自己认了”,当然更做不到 “自己搞出来的麻烦,自己解决”……

小时候父亲刻意教我下象棋,说,跟普通人下棋,比的只是谁能多看一步,跟聪明与否其实没太大关系…… 也确实没啥太大关系,大多数人只不过就是玩玩而已,少数人像我,只不过是很早就知道这事儿基本上比的是谁棋谱研究得更多而已…… 小时候练脑子,下棋绝对是好工具。

后来就不太喜欢下棋了,因为输赢毕现的游戏都伤朋友间的和气。朋友之间玩的游戏,既然是游戏,最好就是那种运气相对于技能影响输赢更大一点的,没有运气因素的游戏,其实挺没意思的,甚至只能没意思 —— 而下棋基本上就是这种没有运气成分存在的游戏。某种程度上来看,这种完全不依赖运气的东西,只适合职业选手毕生追求。

倒是看别人下棋很有意思 —— 这倒成了我从来戒不掉的爱好。

  • 观棋不语真君子。
  • 落子不悔真君子。

真君子罕见。

输了,就得认。悔棋的人,就是那种遇到麻烦不肯买单的人 —— 之前的每一步都是自己选的啊!

一点都不夸张,任何人大概都有悔棋的冲动(准确地讲,跟悔棋没关系,就是看到失败那一刹那的恐慌和懊恼),可一旦某人提出要悔棋,那么有一个判断就可以确定了:竖子不足与谋。因为能说出来悔棋,已经说明了很多细节:

  • 技不如人且不自知的人很可怕;
  • 不尊重规则的人无法合作;
  • 爱面子胜过一切的人不可能有什么有意义的进步

千万不要误以为我所说的“解决所有麻烦的万能钥匙”是“认”这个字 —— 我故意的,我知道很多人就是没能力持续认真阅读,我就是知道很多人会看了个开头就觉得“没意思”,然后放弃…… 我就不想让那样的人知道真正的答案。我有时候就是有点儿坏的哈。

“如何解决麻烦”,通常是个伪问题,因为麻烦已经发生了,后果已经造成了,所以其实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解决方案的…… 真正的好问题其实是:

如何才能避免制造麻烦?

其实下棋真的是个特别好的类比,首先是因为最终棋局完全不依赖运气。在一个完全不依赖运气的棋局里输了,只能认啊?!还能怎样?

其实,人生并不如棋,因为结局常常也受运气的影响 —— 运气好了,可能之前就算做错了也能逃脱,可就算运气好也得认啊,不能因为运气好就知错不改了,否则下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反过来,运气不好的时候,还是得认啊?因为无论怎样都无法回头。—— 但,这些都是麻烦真正显现了之后的事情。

之所以说下棋是特别好的类比,更重要的是因为,它能形象地告诉我们,最终的败局,其实来自于很多步之前的某一步错了 —— 从那一步开始,败局已定。后面的只不过都是其实毫无意义的挣扎而已。

于是,再往前推,就是“如何不走出那步败棋?” 而不是“我输了,悔棋行不行?” …… 观棋不语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你总是可以看到很多人厚下脸皮悔棋,可是他们其实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败棋是哪一步,于是,最终还是输掉,花了半天的力气,只是让自己输得更彻底,显得更傻屄……

所以说,

不制造麻烦的人不用解决麻烦。

之前我写了一篇《我是如何做到不和老婆吵架的?》,就有很多人问,“那我老婆不讲理怎么办呀?” 其实正确答案挺残酷的:

谁让你当初不认为“能讲道理”是择偶的最重要因素来着呢?

什么门当户对啊,什么高矮胖瘦啊,什么学历血型啊,都扯淡而已,只有能讲道理这个要求不可或缺。这一步走错了,败局早已经确定。这事儿凄惨在,当初一个人不在意对方是不是能讲道理的人,就说明他自己并不是在意讲道理的人,所以,等有一天他自己觉得麻烦了的时候,他更可能没意识到的是他自己本身就是个麻烦…… 更甚的是,这样的人通常就是那种只知道悔棋,不知道反思,不知道改进的人 —— 更是无解。

这里我用了“他”,并不意味着专指男性。女性从比例上来看,这种情况发生得更为频繁,大抵上是因为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造成的。

再次声明,我是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没有任何歧视女性的倾向。

败局已经显现却不肯认输的人很逗,他们会创造另外一个体系去生存。比如,国内有一票活跃的情感大师,他们创造了很多说法,甚至“体系”,无谓地尝试着解决那些已经无法解决的问题……

人生不可能没有任何麻烦。于是,当遇到麻烦的时候,方法论应该很坚定:

  • 对已经发生的麻烦,认了!
  • 检查一下根源究竟在哪里,自己的问题究竟在哪里?
  • 为了将来不再出现同样的麻烦,自己需要改正、改进的是什么?

进而,如何才能 “未卜先知” 呢?方法论是:

  • 多观察、多研究、多思考别人的失败与麻烦。

《黑天鹅》的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有个类比可以借用:

  • 一杯水,放在冰箱里,会冻成冰,那个杯子的形状(水冻成冰之前的形状)可以推测出水冻成冰之后的形状;
  • 可反过来,如果一块儿冰放在桌子上,一会儿化成了水,我们看着那水的形状,无论如何都倒推不出化成水之前的冰究竟是怎样的形状……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说的是,研究方向不同,会造成研究难度不同;我的意思是,研究焦点不同,也会造成研究难度不同。研究他人的失败,就好像是第一种情况;研究他人的成功就好像是第二种情况。

我一向认为研究别人的成功很难,因为太多因素其实是隐蔽的;研究别人的失败相对容易,因为有更多更公开的因素可用来研究…… 更为关键的是,研究他人的失败,比研究他人的成功更有指导意义。

看到别人失败了,看到别人遇到麻烦了,就要琢磨自己如何才能避免那样的失败那样的麻烦 —— 其实这是人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啊!某次北京下大雨之后有人在车里生生被憋死,于是很多人都反应过来,四处求问,而后才知道原来虽然玻璃无法敲碎,但可以从后备箱逃生…… 而后才知道有些车竟然不可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