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切换模式:苍蝇与蜜蜂的启示

fly 美国密执安大学教授卡尔·韦克讲述过一个奇妙的实验:

把一群蜜蜂和苍蝇装进同一个玻璃瓶里,将瓶子横着放平,让瓶底朝着窗口,看它们会有什么结果?那些向来善飞而又勤劳的小蜜蜂不停地在瓶底附近飞舞,一次一次撞到瓶底,企图找到出口,直到筋疲力尽,累饿而死。苍蝇可不管什么瓶底和瓶口,哪里光明还是黑暗,在瓶子里乱撞,不到两分钟的功夫,纷纷从瓶子口逃之夭夭。

(Peters and Waterman, In Search Of Excellence 1988, p. 108)

怎么会是这样结局?

难道是蜜蜂飞翔能力太差?不是;难道是蜜蜂的眼睛不好?也不是。我们都知道,蜜蜂和苍蝇的眼睛都是由许多独立的小眼紧密排列而成,人们管它叫复眼。复眼的构造精巧,功能奇异,能够随时辨别太阳的方位,确定运动的方向。蜜蜂平时就是靠着复眼准确无误地找到蜂蜜,回到蜂巢。人们还按照蜜蜂复眼的结构特点和工作原理制成了一种导航的航海仪器——“偏光天文罗盘”。不管是太阳尚未升起的黎明,还是阴云密布的黄昏,有了这只罗盘,船只都不会迷失方向。

问题显然不在眼睛上。因为瓶底朝着窗户,蜜蜂便不停地在亮处寻找出口,却碰到蜜蜂怎么也弄不懂的玻璃,对阳光的敏感和执着使它们不肯到瓶口 —— 那个黑暗的出口去。是呀,黑暗与出口怎么能联系在一起。但是苍蝇可不管什么光明与黑暗,它们四下乱飞乱闯,瓶子又这么小,碰上瓶口的机会太多了,一群头脑简单、貌似全无所追求的苍蝇就这样获得了自由。

卡尔·韦克的总结如下:

"这件事说明,实验、坚持不懈、试错、冒险、即兴发挥、最佳途径、迂回前进、混乱、刻板和随机应变,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应付变化。"

可是,除此之外,我更多看到的是另外一回事儿。

蜜蜂在这个情况下显得过于“只有一根筋”,所以才吃亏。苍蝇相对于蜜蜂,并没有更聪明或者更愚蠢,或许苍蝇也一样是“只有一根筋”,只不过当前的局面对苍蝇的行为模式更有利罢了。

试想一下,

咱不用那只瓶底透明的瓶子了;而是做个暗箱,只开个小孔,透进一点弱光。把苍蝇和蜜蜂放进去,结果会怎样?肯定是蜜蜂会顺着光率先飞出来,而乱飞乱撞的苍蝇呢?估计也有累死在里面的,因为靠乱飞乱撞碰到那个小孔的概率其实并不高、甚至很低……箱子越大苍蝇能飞出去的概率就越低。

于是,我的总结是这样的:

无论是谁,若是只有一根筋,总有一天会倒霉。

这就是独立思考能力。其实,这个实验流传颇广,但是,你却很少见到我这样的见解。独立思考这事儿,说难也难,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是“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别说独立了,连思考都不做;说简单就特别简单, 凡事儿多琢磨一会儿。一旦真开始想了(思考),就可能得到不一样的结论;收获多起来之后,遇到重要的事儿,一般都舍不得不想 —— 知道不多想想就会吃亏的。

过去的许多年里,我不断“跨界”:大学没学会会计,毕业后只能从谁都能做的销售开始…… 然后从销售到教师,从英语教师到时间管理书籍作者,从留学培训领域到互联网创业,从电商导流到比特币,从比特币到互联网创业早期项目投资,现在再回头杀回在线教育……

想知道我的窍门是什么吗?很简单,我不是“只有一根筋的人” —— 过去我也是一根筋的罢?最早的时候甚至可能连根筋都没有罢?可是,思考过一根筋的窘境之后,怎么可能再是一根筋的人了呢?知识的获得就是不可逆的。

刚刚冲进一个新领域的时候,我会把自己调整为“苍蝇模式” 。我知道自己尚未建立“正确的敏感” —— 如果在这新的世界里,“光”能够指引“方向”,那么我知道我刚冲进来,甚至不知道“光”是什么,也不知道“光”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这里跟我一块儿飞来飞去的,谁是苍蝇,谁是蜜蜂,事实上它们都长得差不多…… 所以,在我找到“门道”之前,我就是一只苍蝇,乱打乱撞实际上就是最佳的选择、最佳策略。

每次都一样,在一顿乱打乱撞之后,总是能突然之间找到“门道”。做销售,很快发现信任最重要;做教育很快发现榜样很重要;做留学咨询很快发现家长才是客户;做电商导流很快发现反向筛选客户很重要;做比特币很快发现买进来且拿住才最重要;做互联网创业早期项目投资很快发现行研最重要…… 我现在杀回在线教育,发现什么最重要?不告诉你,等我做完、做好再说,否则说了也白说,没意义。

找到门道之后怎么办?我会马上把自己调到另外一个模式“蜜蜂模式”。 既然自己已经有了正确的敏感,那就应该不断打磨那个敏感,让那个敏感为己所用,让自己飞得更远、更高。这并不排除另外一个可能性,因为我现在已经“飞出去”了,没多久,我可能就又到了一个新的领域…… 于是,当我撞到什么,头晕目眩的时候,一个机制被触发,我就会提醒自己,问自己,这是什么地方?哪儿不对?莫非这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就又会把自己调到“苍蝇模式”……

经过如此这般的打磨,我的操作系统一定是升级了的 —— 起码我的是有两个模式的操作系统,不是吗?多任务、多模式的操作系统怎么可能与“一根筋”的操作系统相提并论呢?(参照:《 惊喜的定义与创造惊喜方法论》中的第七条建议: 多管齐下,齐头并进 ,一定要把自己打造成多任务操作系统……)

不仅要多模式,还要在很多重要的节点上多模式 —— 不急,后面我还有很多例子写给大家。


补记

关于苍蝇与蜜蜂,我在 2007 年的时候就提过,《关于执行力》;后来在《托福听说训练之(全攻略:跟读训练之方法步骤)》中再次提到…… 刚才在检索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还写过这样一个特别好的系列:《托福听说训练》—— 当然,这些后来被收集进《人人都能用英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