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在互联网上度过的那两辈子……

有个神奇的网站,叫 archive.org,这个网站是干什么的呢?它是整个互联网的备份…… 有时候感觉真的不可想象一个非营利性机构能做这样的事情 —— 我是每年都给它捐款的,Wikipedia 都要排在它后面。

十多年前,我启用了 xiaolai.net1 的域名,后来又注册过 lixiaolai.com 和 xiaolai.li 这两个域名,用来在互联网上放置我自己的内容。

许多年过去,我最正确的判断之一是:

我一直认为使用实名是划算的。

现在回头望过去,1997 年的时候,我还在用 2000m,2km 作为昵称;但,从 2002 年开始,我在网上彻底实名(域名 就干脆是 xiaolai.net,后来是 lixiaolai.com),就是正确的选择。“个人品牌”的积累,从使用实名那一瞬间开始……

这是我刚进新东方没多久的时候,其实是广州新东方分校。

2002 年的我,版权意识薄弱,甚至是错误的。那个时候的互联网上,什么都是免费的(十多年后回望过去,只不过是因为那时候互联网支付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所以即便想收费也很难……),传播盗版好像是正义一样。(你看,我做过的蠢事……)

我是个特别擅长给自己制造快乐的人。这里面的用户名和密码,其实随便输入什么都能进入…… 每期班结束的时候,告诉学生这事儿,大家都被逗死了。然后我会认真地告诉台下学生一个不变的真理:

认真给自己找乐子的人没办法不招别人喜欢。

转眼两年过去,到了 2003 年年底的时候,我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产品”,我终于开始卖自己的东西,而不再是别人的东西……

2005 年,我有了第二个产品…… 睡后收入进一步增加。事实上是很大的增加,第二本书售价更贵,版税比例更高,更为关键的是,第二本书的版税我舍得全部花掉了……

2005 年年底,父亲去世。我开始准备离开新东方。上面的截图是 2006 年 4 月份的时候,那时候我找外包做了一个网站,叫大了网,是一个 craglist 的 clone,很快不了了之,因为完全没有互联网创业经验,赶集网、百姓网、58 同城什么的迅速崛起(虽然后面它们也“熬”了很久),所以“互联网创业”干脆没我什么事儿罢……

2005 年年底我开始写博客,学着搭了个 Wordpress,虽然已经出过两本书,但事实上,现在回头看,“写好文章”这事儿,当时我差得还远着呢…… 翻看那时的文章,功力肤浅。

2007 年年初,我已经递交辞职请求,那个春节的寒假,是我计划中的最后一期班。(当然,后来反复回去帮忙,2009 年春节,我还讲过一期班,那次的教室就在现在的“创业大街”上,多年后去车库咖啡的时候,看到对面的那栋楼,多少有点感慨……)

这是 2007 年 2 月份,寒假班结束,我开始写《管理我的时间》—— 就是后来的《把时间当作朋友》…… 这个名称的改变,体现了一个有趣的过程:在写作过程中幡然醒悟。所以,写作常常是给自己创造灵感的过程;而人们总以为要有灵感才能写作,大错啊!

灵感更多的时候是创作过程中获得的,而不是创作的起点。2

右上角素描画效果的照片,是我那时候的样子,还不是板寸。在新东方的几年里,我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去健身房,整个体态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去新东方之前,我是个特别消瘦的人。老婆说,抱一抱,就感觉换了个老公。

新鲜感其实完全是可以自己创造的麽!

转眼就是 2008 年了,《把时间当作朋友》为什么重写呢?因为我在远程更新服务器的数据库的时候,手一抖,出了错,整个数据库坏了,无法修复…… 文!稿!全!都!没!了!我咬了咬牙,决定凭记忆重新写一次…… 然后就真的三个月重写了出来…… 这是我跟很多人不一样的地方,关键时刻绝对不会掉链子。

2009 年 8 月,《把时间当作朋友》印刷版上架销售。不过,这一页的截图里,值得一提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右上角的两个数字,四年的时间里,我写了 2,206 篇文章,13,735 条留言和评论 …… 我从来不删除任何评论,即便是那些前来辱骂我的评论。

不删除评论是很重要的,先不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比如, “你有表达的的自由,我有捍卫你表达的自由的权利”,只说说这对自己的用处:

若是真能做到心平气和,那些反对你的和辱骂你的留言和评论,作用很多:

  • 给你一些线索去理解那些人的思考方式;
  • 偶尔你会发现自己的表达不清楚才招致误解;
  • 还有些时候恰恰因为它们的存在而能确认自己确实是对的……

绝对不删除任何评论,在那几年里给我带来了另外一个好处:性情真的淡定起来,开始变得很难生气或者难过。

到了 2009 年下半年,《把时间当作朋友》的印刷版已经成了畅销书,半年加印 12 次…… 我的留学咨询公司也办得不错,我开始各种“不务正业”……

2010 年 10 月,我在写《我也有话要说 —— 普通人的当众讲话技巧》…… 还在詹斌老师的奇遇花园办过讲座。这本书终究没有出版,现在的完整电子版放在知笔墨上

2011 年初,正在研究比特币那会儿,中间专门写过一篇文章骂知乎,标题是《都不要脸的流氓都一个德行》…… 当然,后来我也转变了一些看法,再后来又认识了知乎的创始人;虽然这篇文章的内容至今我也不认为写错了,但这个过程其实让我对判断事物的方法论发生了很多次升级。2015 年 9 月底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我如何看待知乎》,认真反思这事儿……

2011 年 3 月份知道这世上还有个叫比特币的东西,等我觉得自己完全搞明白了,已经是接近 5 月底,这期间我已经买了 2100 个比特币,觉得“拥有一个虚拟国度的总资产的万分之一”是件特别牛屄的事儿…… 然后按捺住得意,写了那篇著名的《此物一出天下反》。

到了 2011 年 7 月份,我那宏伟的挖矿计划惨败,具体原因就不说了罢。然后有天躺在床上发呆,突然坐起来,想起来九城的钱庚(网名布布)在张江的星巴克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过,“金融的世界里当然是钱最厉害,所以,挖矿肯定不如直接卖币……” 我当时还赞同来着,怎么后来就好像完全不存在那段对话一样,把币卖掉了大部分去挖矿呢?!好蠢、好蠢、好蠢3…… 然后此后的一年里,我大量买卖比特币,后来么,你懂的,那是多么愚蠢之后多么英明的决定。

这是 2011 年 10 月份了,我终于妥协,开始购买付费 VPN……

2012 年 9 月,我把博客搬到了 github 上,立志成为一个码农。本来想做在线教育,找了很多个外包,都无疾而终,一百多万花出去,屁都没搞出来。决定自己学。做出一定要自己学的决定的那一刹那,觉得自己真蠢,早就应该这样的啊,我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去找外包了呢?以为可以不学习的代价就是花出去一百多万,屁也没弄出来…… 带着悔恨,我终于成为一个码农。

我真的去混 rubychina 社区,真的学,也真的学会了…… 真的认识了一票人,真的开始做东西了,最终,2013 年 1 月 19 日,我却没真的做在线教育,而是跟李路、沙昕哲搞了个 knewone.com …… 别说,还真挺火!

2015 年年初,我没事儿干,因为从 2014 年年底开始,我已经停掉了所有的投资活动,等经济危机的到来4。于是又捡起来自己过去一直想写的东西《学习学习再学习》,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后来又中断了。

2015 年 8 月中旬,我决定开通微信公共帐号,然后接着在那里写《学习学习再学习》,然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 ……

啰嗦这么多,倒是有件事儿可以因此说清楚了:

我今天的写作能力也是通过很长很长时间才磨炼出来的。

我自己翻翻 2006 年的文章,有时候会乐出来,读起来好费劲、写得很青涩;十年后的今天,我写文章几乎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但回头看的时候,进步真的很慢,所幸的只不过是每天都有一点进步 —— 而后享受到了复利效应而已。

1. 这个域名现在已经不属于我了。原因也挺奇葩的,当年我在广州本地注册这个域名的服务商不见了,他们的网站现在已经打不开了……
2. 前言里也提到过这事儿:单独一个灵感算个屁。
3. 做了蠢事敢于说出来,是因为现在说出来已经无所谓了……
4. 有个关于数字“7”的传说,后面会提到……